歡迎訪問學術月刊,今天是

《莊子》“小大之辯”兩種解釋取向及其有效界域
陳 赟
小大之辯是《莊子·逍遙游》的重要論題,對此已形成兩種基本解釋取向:“小大齊一”和“小不如大”。現代研究者視之為矛盾沖突的表現,解決之道往往是在兩者之中選擇其一。但這種解決方式犯了誤置具體性的錯誤,合理的解決方式是貞定兩種取向的各自有效界域。通過對《逍遙游》的整體研究,可以看到:小不及大的合理界域指向的是心,即生存論的視域與格局,小不及大意味著最大化地擴展生存論視域;小大齊一是就性而言的,每一物之性在質上雖然各不相同,可謂千差萬別,根本無法齊等,但皆可通達在己之天,由性而天的道路對每一個存在者都是齊等的,因而,與小大齊一相關聯的是,走向適性、足性之路,才能成就主體的自由。主體的自由行程以大其心始,以等齊其性終,在小大之辯的盡頭,萬物各從其性,不同存在者自性齊等,這就是“天地之正”的世界圖景,后者乃是小大之辯的最終歸宿。
關鍵詞: 莊子, 小大之辯, 小不如大, 大小齊一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