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學術月刊,今天是

English
期刊簡介
MORE >

《學術月刊》創刊于1957年1月,1958年3月上海社聯成立,《學術月刊》成為上海社聯的機關刊物。1966年因“文化大革命”而停刊,1979年1月復刊。歷任總編輯為:周原冰、王亞夫、章恒忠、黃迎暑、王邦佐、田衛平、金福林。現任總編輯為姜佑福。

《學術月刊》是一份人文社科類綜合性學術期刊。自創刊以來,始終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以“敢為學術先,寬容百家言”的學術之氣、敦厚之風、超拔之度自期,以繁榮發展哲學社會科學為己任,積極貫徹雙百方針,倡導理論創新,注重反映國家思想文化建設與現代化建設進程的重大理論成果與學科前沿成果。發稿側重于文學、歷史學、哲學、經濟學等基礎學科,兼及政治學、法學、社會學等。

2003年和2005年,《學術月刊》榮獲新聞出版總署頒發的第二、第三屆“國家優秀期刊獎提名獎”。 2009年,《學術月刊》被中國期刊協會評為“新中國60年有影響力的期刊”。2012年,《學術月刊》被列入國家社科規劃辦首批社科基金資助期刊。2013、2015和2017年,榮獲全國百強社科期刊稱號;2016年榮獲中國期刊海外發行百強。2017年榮獲第四屆中國政府出版獎“優秀期刊獎提名獎”。連續多年被評為“華東地區優秀期刊”。

《學術月刊》是中文社會科學引文索引(CSSCI)來源期刊,在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研究評價中心最新公布的《CSSCI(2017-2018)來源期刊擬收目錄》中,本刊列“綜合性社會科學”第3位。在北京大學《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2017年版)中,列“綜合性人文社會科學”第3位(含高校學報)。在中國社科院《中國人文社會科學核心期刊要覽(2018年版)》中,《學術月刊》在“綜合性人文社會科學”中被評為權威期刊(含高校學報)。2013年,《學術月刊》被武漢大學中國科學評價研究中心評為“RCCSE中國權威學術期刊(A+)”,目前列社科綜合類(2017-2018)第2位。

2006-2017年,《學術月刊》在《新華文摘》《中國社會科學文摘》《人大復印報刊資料》《高等學校文科學術文摘》等重要轉摘媒體上轉載、轉摘的文章總量,連續12年居全國同類期刊之首,是全國眾多大學、科研機構考核與評審學術成果的重要參照刊物。

 


站內搜索
信息公告
MORE >
關注我們

關注新浪微博

關注公眾微信號

友情鏈接

會議 | “歷史與文明:3—10世紀的中國”學術研討會在滬舉行

  • 分享到:


“歷史與文明:3—10世紀的中國”學術研討會合影

    2019年是《學術月刊》復刊四十周年,恰值本刊的老作者著名歷史學家韓國磐先生百年誕辰。5月11日,上海市社聯《學術月刊》雜志社聯合廈門大學人文學院歷史系舉行的“歷史與文明:3—10世紀的中國學術研討會——韓國磐先生百年誕辰紀念”大會于上海開放大學正式召開。來自全國各大高校中古史領域知名學者濟濟一堂,以學術的方式紀念中古史、經濟史研究領域的先賢韓國磐先生。


    大會開幕式由中國宋史研究會副會長、華東師范大學歷史系黃純艷教授主持,廈門大學歷史系主任張侃教授率先致辭。他回憶了韓國磐先生在廈門大學日常教學和研究中的點點滴滴,認為正是因為有韓先生等一批學術大家的堅守,地處東南海角的廈門大學才能始終保持不錯的學術水準。他謹代表廈門大學歷史系全體師生表達對韓國磐先生的深切懷念。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樓勁研究員,代表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高度評價了韓國磐先生的學術事業,表達了對先生的緬懷之情,更激勵與會學者要像韓國磐先生一樣不斷將3—10世紀的中國史學研究推向更高水平。


    上海歷史學會副會長、中國唐史學會副會長、上海師范大學人文與傳播學院張劍光教授在致辭中概括了韓國磐先生三個主要貢獻。一是學術貢獻。韓先生一生二十多部專著,一百余篇論文,著作等身,不僅是中古史研究之必讀,而且多具有創見和體系,時至今日仍然影響廣泛。二是學科的建設。學科建設是高校賴以生存的核心,廈門大學的中國社會經濟史學科之所以能夠成為國家重點學科,離不開韓國磐先生的精心經營。三是培養了大量的魏晉南北朝隋唐史和經濟史方面的優秀人才。韓先生于三尺講臺奉獻一生,桃李遍天下,與會各位學者都直接或間接受惠于韓先生的學術滋養。正因如此,以學術的方式向先生致敬正是我們緬懷先生的最好方式。


    最后,韓國磐先生哲嗣復旦大學歷史系韓昇教授,深切回憶了父親的一生。他飽含深情地回憶起父親早年在戰爭的陰影下逃難去廈門的經歷以及韓國磐先生是如何在貧病交加的艱難局面下堅持完成學業的。因緣際會,韓國磐先生進入廈門大學教學,將自己的一生奉獻在這里。而在韓國磐先生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中,最讓韓老師印象深刻的是父親的樂觀。在建國后歷次運動中,韓國磐先生雖然一再受到沖擊,但他始終對于國家的前途充滿信心,一刻也沒有放棄學習。其二,則是韓國磐先生頑強的毅力。韓昇教授回憶到,父親在青年時代九死一生出走廈門,對于死亡早已多了一份坦然。1975年,韓國磐先生被診出食道癌晚期,已經到了無法吞咽食物的地步。但在手術之后,先生仍然選擇忍著劇痛將《魏晉南北朝史綱》的編訂工作完成。先生堅持與病魔抗爭,在“文革”期間又完成《隋唐五代史綱》的修訂,成為全國當時唯一一部隋唐五代史教材。同時,韓國磐先生也具有宏闊的國際視野和學科建設意識。在特殊年代,他始終沒有放棄與海外漢學界的交流溝通,從不畫地為牢,成為經濟史研究領域中最先注意到敦煌文書的一批學者。在培養年輕學人方面,韓先生鼓勵博士生自己開拓課題,引導他們不斷擴大學術視野。韓國磐先生始終尊重每個人的研究,一生和整個學界都非常友好。在韓先生看來,學生和學生的學生們都在學術道路上不斷努力著,才是他最大的貢獻。開幕式之后大會進入主題報告和分組討論環節,會議就3至10世紀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個方面做了充分熱烈的研討,與會學者就各自的研究進行報告和討論,大會期間學術交流成果獲得與會學者的肯定,紛紛表示以學術的方式向先生致敬是我們緬懷先生的最好方式。會議于12日閉幕。



圖為會議現場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